首页 > 本站资讯 >新闻内容

租客网:房产中介人员流失严重

来源:租客网 2020年04月26日 11:01

人员流失,是房屋中介行业最头疼的问题。房屋中介行业靠的就是经纪人拓展房客源数量,增加成单量,人员的流失会直接影响到房屋中介的收入问题。

全国各地的中介门店每天都会有人员流失的情况发生,留人难不只是某几家店的问题,而成为了整个房产经纪行业的一种通病。尤其对于那些规模中小的地方性中介而言,人员流失已成为一种痛疾。

追究原因,自然是与经纪人自身的收入有关,面对大型品牌房屋中介的冲击,中小中介的资源有限,业绩受影响,人心自然浮动。同时,中小中介缺乏系统的管理体系,文化向心力以及团队合作思想,当业绩波动时门店抗风险能力有限,经纪人也很难下定共患难的决心。

归根结底,用一句话就能概括:鱼大了,池子还是那么小,自然什么也留不住。

仅仅靠“感情”是无法留住人的,毕竟出来上班都是要赚钱养家糊口的,有收入才是保障员工稳定的最佳方法,所以想要留住不断成长的“鱼”,“池子”也得不断拓宽自己的大小。

中小中介面临的困境始于规模,想要扩宽规模,告别封闭式的发展,选择加盟一个可靠的大品牌,显然能起到对症下药的作用。

作为互联网租客网唯一正宗官方平台的租客网,表示也遇到了很多类似情况的加盟者,人员流失严重,成交率巨降,发展受到了极大的限制,于是选择加盟租客网,意图借助租客网平台的品牌影响力、流量、服务以及资源,获得包括培训在内的多种系统支持和帮助,实现自己的职业规划,帮助做大品牌。

品牌效益成为改善其人员状况的首要因素。租客网对房地产领域有着丰富的经验以及方法,是国内首家以受众群体为名称的品牌。租客网的品牌号召力与影响力不仅能让人留下来,更能吸引来新鲜的血液,因为租客网是实实在在做事,确确实实能为加盟者带来收益的大品牌。

告别传统加盟模式,租客网率先提出合伙人的加盟制度,风险共担,收益共享!租客网表示要把并购,AB股,加盟三方面结合起来,创造出一个全新加盟模式,完全不同于传统加盟模式的金融并购型利益共同体。这意味着加盟租客网,租客网不仅助力你发展,更是成为了租客网的一份子,共同努力,共同奋进,共享收益!

加盟租客网,你可以复制租客网的发展模式,享受租客网平台的资源,以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模式,走的更高,更远!


关键字:

相关推荐

餐饮商家最常见的“曝光”方式

2019年中国餐饮外卖的市场整体交易规模达到1952.9亿元,餐饮市场的交易额呈不断上升的状态。餐饮行业虽说是三年一小坎,十年一大坎,而今年的餐饮行业,倒闭关店的比比皆是。随着外卖平台对商家的让利逐渐减少,佣金比例的不断提高,很多餐饮店正在走下坡路,一天的外卖量就那么几单,甚至有的外卖一单连一块钱也赚不到。外卖红利潮水的退流,那些本就举步维艰的餐饮商家们,转租的转租、倒闭的倒闭。那个只要随便开一家店就能赚钱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餐饮店为什么不好做?如今的餐饮行业竞争激烈是众所周知的事情,餐饮作为消费者必须消费的领域,每年都有源源不断的外行人踏进餐饮行业,有人的地方就有餐饮店,分摊着本就不大的市场。几十家店抢两条街的客流量,你说,餐饮能好做吗?观察一下身边的地区就不难发现,同一家店铺,一年能换好几个老板。餐饮店开的越多,对顾客来说选择性就越多,结果就造成餐饮行业的竞争愈加激烈。有的店铺为了获取更多的客流量,不惜大幅度的降价,这就造成餐饮行业整体利润的下滑,许多小餐饮店因为长时间的亏损和激烈的竞争而选择关店,黯然退场。没有客流量就代表着没有收益,店铺想要让消费者进行消费,就必定要进行“曝光”。餐饮商家最常见的“曝光”方式就是在某团、某饿了上进行流量转化。这种引流方式成本较高且充满不确定性,想要获取更多的“流量”,作为商家就要不断的投钱,无休止的被压榨。你说你不投钱,那么你家的餐饮店线上客流量直接跌到0。做过餐饮的人都知道,想要获取更多的订单,某团和某饿了是必须要入驻的,这两大外卖平台能为店铺带来非常大的流量,可同时,每个外卖订单要收取15%-25%的抽成。眼看外卖平台的佣金一路飞涨,利润越做越低,很多餐饮朋友都抱着一个想法:等到真做到无利润可赚的那一天,就彻底的从外卖平台退出。许明开一家餐饮店,店里每月的外卖营业额为5万元,按照20%的抽成比例,他一个月就要给外卖平台1万元,一年就是12万,抛去人工、租金、水电等成本,利润所剩无几,许明觉得与其被压榨不如选择别家平台,租客网旗下的租客惠,没有高额的佣金提成,是许明选择入驻的最大理由。租客惠依靠着租客网数百万的租客,有着强大的流量,租客在消费之前会在租客惠上领取优惠券,通过这种方式,提升消费者到店消费的意愿。羊毛出在羊身上,外卖平台的抽成高了,多出的成本自然要消费者来承担。一份普通的水饺,在店内堂食仅为10元,到了外卖上,一份水饺的价格涨到了15,这在餐饮行业里早已不是秘密。在这个外卖为主的时代,想要平台降低抽成佣金,估计是一件很难的事,就算降估计也要几年后的事情。如果现在还不选择做出改变,继续被压榨,必定会沦为外卖行业的炮灰。

2020年09月27日 17:59

你可愿意“先租后买?

新房、二手房市场刚需旺盛的大背景下,“先租后买”能不能受到年轻人的青睐?  年轻上班族急着买房  历时3个月,跑遍立水桥、天通苑、北苑几乎所有二手房小区,在京工作的董畅终于购入了名下第一套房。不到70平方米的一居室,楼龄15年,总价却已超400万元。  这时他只有26岁,研究生毕业后工作刚满一年。  “二十六七岁、刚毕业参加工作,准备结婚,就差这一套房了。”在朝阳区中介经纪人小郑口中,董畅这类人是“刚需中的刚需”,看房时间稍长、但必会出手。他介绍,过去一年二手房市场最红火的时间里,看房、买房人中有不少都是像董畅这样的年轻上班族。  看似惯例,但在北京等一线城市里,动辄几百万元的购房款对年轻人而言,简直“压力山大”。但一穷二白的背后,却是急着出手买房的怪象。  与上一代人“先租后买”或“先住集体宿舍后买房”的方式完全不同,年轻人过早买房成为了“98房改”后出现的新现象。买房的现象在2000年之后才更多出现。但与不少发达国家不同,中国、特别是北京,首次购房年龄往往在25至30岁;而在英美发达国家市场,则基本都在30岁以后。  此前,也有中介机构对首套购房、首套房贷年龄做过调查,北京首套房贷者的平均年龄只有27岁,高居榜首;而在英国则是推到了37岁,在德国和日本更是到了42岁。  屡出新政倡导“先租后买”  房地产市场上,把这种上班族称为“夹心层”:有一定收入,对生活水平有一定要求,过不了公租房等保障房的申请门槛;但自己的收入又不够到市场上购买高价商品房。  于是,“夹心层”买房,就不得不变成全家勒紧裤腰带凑首付、个人拼命赚钱还月供。顾云昌说,首次购房年龄低,而年轻人又很少有积蓄、收入不高,也就出现了“啃老”的问题。  为了解决“夹心层”的住房需求,北京从2013年开始推出自住房,俗称“7折房”。不久前,共有产权住房新政征求意见,未来自住房将升级为“共有产权住房”。但对比两类政策性住房的申购条件,此前自住房中“单身年满25岁优先”变成了“单身年满30岁才能申请”。  市住建委相关负责人解释,不满30周岁单身家庭可“先租后买”,形成梯度消费。而在对外征求意见的租房新政中,也赋予了租户更多公共权益,引导“先租后买”的梯度消费,来解决住房需求。“先租后买”在北京的保障房体系上,可以理解为:30岁前先租公租房,30岁后再买共有产权住房。  引导在住房上健康的“消费观”,也是此次划定“单身30岁年龄大限”的主要考虑之一,希望刚需能够“先租后买”。“30岁前年轻人买房,也大多是靠父母,给家庭背负沉重的压力;而等到30岁之后,年轻人手里有一定积蓄了,也就有一定能力贷款买房了。”这位负责人说。  “年轻人应该根据自己的实际能力去买房,30岁以后再买房也是许多国家的常规。”主要是供给侧改革,也透露着一个信号:对于住房需求的解决,不能一蹴而就。  是否想租房还看房价预期  房价预期正成为刚需在租房和买房之间绕不过的隐忧。“过去大约10年,由于城市化、货币量等多方面原因,北京房价出现的几乎10倍的增长,这在世界都是少见的。这恰恰也‘逼’年轻人不得不买房。”在未来,虽然不能明确北京房价是否会跌,但价格增长会相对放慢。  而对于年轻人,还有另一笔账要算。  北京市房地产法学会副会长赵秀池认为,在高房价的背景下,租房是更划算的。理论上说,房地产市场如果运行良好,租售比应该在1∶300至1∶200之间。也就是说,如果把房子拿出去租,最多300个月、也就是25年内就能收回买房成本。  但以朝阳区北苑一套70平方米的房子为例,这套房子售价大约400万元左右,如果以合理的1:300计算,满足合理条件的租金应为1.3万元。理论情况下,如果房租高于1.3万元,那就是买房划算;如果房租低于1.3万元,那就是租房子划算。从该区域每月五六千元的租金来看,显然租房子比买房子划算很多。  除了在共有产权住房、租房上出台新政,北京在集体土地租赁房、企业自持租赁房上也开始有所突破。  专家分析,引导年轻人、特别是夹心层“先租后买”,最根本的是要让房地产市场更稳定,年轻人对于房价上涨的预期减少了,自然不会过于恐慌、急着买房;反过来看,买房的需求降低后,也更有益于楼市的平稳运行。

2020年07月01日 16:28

俄罗斯取消针对外籍运动员、教练员的入境限制

当地时间5月17日,俄政府发布命令称,俄罗斯已取消对外籍运动员、教练员的入境限制。目前该命令只涉及那些同俄罗斯体育机构有劳动关系的外籍人员。据悉,这些人员入境之后,需要像所有从境外回来的其他人员一样进行必要的医学观察以及为期14天的强制隔离。受新冠疫情影响,俄罗斯从3月27日开始,暂停了和其他国家间的定期航班和包机航班,只保留一些用于撤侨、货物运输、邮政、医疗卫生,以及人道主义援助的航班。(总台记者宋一平)

2020年05月17日 23:48